a a a a a a a a a a a 棚户区居民反映如厕难 李克强:我也住过,需要排队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棚户区居民反映如厕难 李克强:我也住过,需要排队

男女婚外情约定互刺殉情 男方未死获刑15年

图为:2015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向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

原标题:首次军队训词意义重大

2015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大会在八一大楼隆重举行,向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学习中国”大数据库发现,这是首次对军队公开致训词,也是新中国建国67年来,第二位对军队公开致训词的最高领导人,且时隔62年。回眸新中国建军史,除毛泽东主席曾在1952年至1953年间就国防和军队建设发表过五次训词之外,其他军队最高领导人,均未向军队公开发表过训词。由此可见,此次训词意义之重大,请随“学习中国”一探究竟。

一、载入史册的军队现代化建设重要里程碑

指出:“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战略举措,必将成为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载入人民军队史册。”他强调:“面对新的形势任务,必须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坚强保障。建设一支现代化军队,一直是党和人民共同的梦想。早在1953年,关于军队现代化毛泽东主席连续发表过三次训词。1953年1月7日,在高级步兵学校第一期开学典礼上的训词中,毛泽东指出:“我们必须掌握最新的装备和随之而来的最新的战术。”他同时强调:“以便迅速把我军提高到足以在现代化的战争中取胜的水平。”1953年1月31日在给后勤学院的训词中,毛泽东指出:“对于现代的军队,组织良好的后方勤务工作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1953年8月26日毛泽东在给军事工程学院的训词中指出:“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国防,我们的陆军、空军和海军都必须有充分的机械化的装备和设备,这一切都不能离开复杂的专门的技术。今天我们迫切需要的,就是要有大批能够掌握和驾驭技术的人,并使我们的技术能够得到不断的改善和进步。”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继承和创新党的建军理论,围绕实现强军目标,统筹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统筹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制定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提出一系列重大方针原则,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为实现军队现代化提供理论指导和实施举措。军队现代化首先离不开先进的武器装备。2014年12月在全军装备工作会议上指出:“武器装备是军队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国家安全和民族复兴的重要支撑。建设一支掌握先进装备的人民军队,是我们党孜孜以求的目标。在战争制胜问题上,人是决定因素。同时也要看到,随着军事技术不断发展,装备因素的重要性在上升,人的因素、装备因素结合得越来越紧密,人与装备已经高度一体化,重视装备因素也就是重视人的因素。”现代战争以信息战为突出特点,信息化战争中,后勤先战成为基本模式。指出:“努力建设保障打赢现代化战争的后勤、服务部队现代化建设的后勤和向信息化转型的后勤”。军队现代化更离不开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2014年3月15日在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指出:“要牢牢把握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这个指向。没有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就没有国防和军队现代化。”2014年3月11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指出, “实现强军目标,必须抓住战略契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深入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要坚持改革正确政治方向,坚持贯彻能打仗、打胜仗要求,坚持以军事战略创新为先导,进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观念,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体制机制和政策制度保障。要破除思维定势,树立与强军目标要求相适应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坚持战斗力标准,深入研究现代战争特点规律和制胜机理,抓住制约战斗力建设的重难点问题,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推进,让一切战斗力要素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源泉充分涌流。要有针对性地做好思想教育工作,营造有利于改革的良好氛围,凝聚起改革的正能量,确保部队高度稳定和集中统一,确保改革顺利推进和各项任务圆满完成。”

此次三支新军的成立,使军种结构得到优化、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得到加强,反映了现代战争需求,顺应了世界军事变革潮流,凸显了改革设计的科学性合理性,必将在解决我军体制性障碍和结构性矛盾中发挥重大作用,推进战斗力的进一步解放和发展,加快各军种发展建设步伐。

二、建设现代化新型陆军

在31日的训词中,首先肯定了陆军的重要作用,他指出:“陆军是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历史悠久,敢打善战,战功卓著,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陆军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随后,发出了建设现代化新型陆军指令。他指出:“陆军全体官兵要弘扬陆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适应信息化时代陆军建设模式和运用方式的深刻变化,探索陆军发展特点和规律,按照机动作战、立体攻防的战略要求,加强顶层设计和领导管理,优化力量结构和部队编成,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

陆军领导机构的设立标志着传统“大陆军主义”的历史终结。出于历史、技术、国家战略原因,以前解放军的军事模式为“大陆军主义”。“大陆军主义”的主要表现是在行政等级上,二炮、海军、空军三者司令部均属于大军区级单位,而陆军7个军区全部属于大军区级单位。也就是说,整个解放军海军或空军,在行政层级上其实仅仅和北京军区、南京军区、沈阳军区、兰州军区、成都军区、济南军区、广州军区这样的大军区相等,海军所属的东海、北海、南海舰队等级要低于大军区。陆军在诸军兵种中地位显赫,以至于其领导职能主要由四总部代行,四总部首长、七大军区司令均由陆军将领出任,这种安排在世界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应该说,突出陆军地位在建国之初有其实际需要,当时我国国防形势恶劣,执行绝对的本土防御战略。但数十年过去了,我国国防战略已转变为近海积极防御,海、空军和第二炮兵作用显著提升,“大陆军主义”失去了存在基础。伴随着联合作战越来越复杂,军队建设越来越专业,设立陆军领导机构,提升海空军和第二炮兵地位已是众望所归。可以说,摒弃“大陆军主义”的军队才是真正的现代化军队。

三、建设现代化火箭军

关于火箭新军,在此次训词中,指出:“火箭军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同时也发出了建设现代化火箭军的号令,他指出:“火箭军全体官兵要把握火箭军的职能定位和使命任务,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

火箭军,即以前的第二炮兵部队。第二炮兵组建于1966年7月1日。从此,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里增添了一个实施战略核反击的新兵种,这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重要基础,也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早在60年前,“中国火箭之父”钱学森就已发出了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的呼声。1956年元旦,钱学森给军队高级将领讲课时在黑板上写下“火箭军”三个字,并疾呼:“中国人完全有能力,自力更生制造出自己的火箭。我建议中央军委,成立一个新的军种,名字可以叫‘火军’,就是装备火箭的部队。”“火箭军”之名由此而来。历史总是在传承中发展,今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正式成立,就是对历史的最好诠释。

二炮正名为火箭军是我国国力军力日益强大的需要,也是我军自信心倍增的体现。当年我国建立第一支战略导弹部队时,国防实力还非常弱小,当时出于蒙蔽敌人情报机构的考虑,周恩来总理将导弹部队定名为“第二炮兵”。数十年过去了,我国国力军力已今非昔比,二炮正名为火箭军,可谓实至名归。在训词中明确指出:“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正名是人民军队自信心倍增的体现,本身就是一种威慑。

二炮正名为火箭军也是对第二炮兵部队过去数十年发展成就的肯定。第二炮兵是中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主要担负遏制他国对中国使用核武器、遂行核反击和常规导弹精确打击任务,由核导弹部队、常规导弹部队、作战保障部队等组成。按照精干有效的原则,第二炮兵加快推进信息化转型,依靠科技进步推动武器装备自主创新,利用成熟技术有重点、有选择改进现有装备,提高导弹武器的安全性、可靠性、有效性,完善核常兼备的力量体系,增强快速反应、有效突防、精确打击、综合毁伤和生存防护能力,战略威慑与核反击、常规精确打击能力稳步提升。

四、建设现代化战略支援部队

在首次训词中,阐述了战略支援部队的重要作用:“战略支援部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是我军新质作战能力的重要增长点。”也同样发出建设现代化战略支援部队的指令,他指出:“战略支援部队全体官兵要坚持体系融合、军民融合,努力在关键领域实现跨越发展,高标准高起点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一体发展,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战略支援部队。”

什么是战略支援部队?这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也前所未有的军兵种,也是党中央和习主席的新创举。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说,战略支援部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是我军新质作战能力的重要增长点,主要是将战略性、基础性、支撑性都很强的各类保障力量进行功能整合后组建而成的。成立战略支援部队,有利于优化军事力量结构、提高综合保障能力。我们将坚持体系融合、军民融合,加强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战略支援部队。据媒体推测,战略支援部队应该包括情报、技术侦察、卫星管理、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心理战等信息支援性质的兵种。

全球首创“战略支援部队”,可见党中央和习主席对未来战争中信息战的重视程度。在全球信息化时代,信息战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新型军事斗争方式,同时信息安全又关乎军事安全全局,为其他的作战指挥、信息情报、技术侦察、后勤保障、武器装备都提供重要的基础支持。甚至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取得了信息控制权,就取得了军事控制权。信息安全是关乎能打仗、打胜仗的核心因素,无疑已经上升到更为重要的战略层面。信息安全战略是治国治军整体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内容之一。对军队信息化工作一直高度重视。2012年12月他在接见二炮党代会代表时,他要求“建设强大的信息化战略导弹部队”;2013年11月他在济南军区视察时又指出:“陆军要转型,必须插上信息化的翅膀,建成能够融入三军、实用好用的信息系统”;2014年8月29日,中央政治局专门围绕世界军事发展新趋势和推进军事创新进行集体学习。在主持学习时特别指出:“面对国家安全稳定遇到的严峻挑战,面对改革中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更需要我们的思想观念有一个大的解放,勇于改变机械化战争的思维定势,树立信息化战争的思想观念;改变维护传统安全的思维定势,树立维护国家综合安全和战略利益拓展的思想观念。”

全球首创“战略支援部队”,可见党中央和习主席的信息战理念领先于一些西方国家。随着技术发展,一些西方国家原来先进的军队背负的包袱也越来越沉重,他们的战略支援力量分散在陆、海、空等主战军种中,很多时候就难免出现重复建设、相互争夺经费资源的情况。如某国的空军、海军就各自发展了广域监视卫星系统,两军观点不一,前些年还在艰难整合中。中国首创“战略支援部队”使那些过去分布在各个总部内的不同单位,迅速整合在一起,优化资源分配、强化相互支持、提升信息战整体效能。

五、开启军改新篇章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也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招。在2015年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着眼于贯彻新形势下政治建军的要求,推进领导掌握部队和高效指挥部队有机统一,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 强调:“对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进行一体设计,通过调整军委总部体制、实行军委多部门制,组建陆军领导机构、健全军兵种领导管理体制,重新调整划设战区、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等重大举措,着力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

中央军委副主席、空军上将许其亮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表示,领导管理体制决定军队组织功能,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决定军队作战效能,这两方面改革密切相关,是深化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的着力点和突破口。要实现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一体设计,首先要深化领导管理体制改革。把重心放在调整职能、理顺关系、优化结构、提高效能上,敢于在那些严重阻碍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和政策性问题上下“重手”。其次要建立健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现代战争的基本形式是联合作战,联合作战的实质是通过灵敏高效的指挥、控制、协调,充分发挥诸军兵种的整体威力,协调一致地夺取胜利。联合作战需要联合作战指挥,否则就不可能形成合力,就不可能打胜仗。兵权贵一,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原部长胡光正少将指出,集中指挥权是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的关键。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参战军兵种多、力量构成多元、作战样式多样、战场空间多维、作战指挥任务繁重,只有从体制上剥离军种的指挥权、固化战区和联合部队对军种部队的指挥权,联合作战指挥才能真正有效形成,才能真正组织平时的联合训练和联合保障,战时指挥联合作战。

此次的军改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新创举前无古人。在习主席的首次训词后,人民军队的改革与现代化步伐必将进一步加快,同时也标志着中国军队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在不久的将来,锐意改革的中国军队将化茧成蝶,变成召之即来、来之即战、战之能胜的人民新军。

男女婚外情约定互刺殉情 男方未死获刑15年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